林作

我很喜歡閲讀,什麼種類都喜歡看。最喜歡的是哲學類,然後是傳記類、歷史、政治、宗教、經濟等。但有一類書,卻是我一直以來都迴避的,就是管理學類型的書。

我不看的原因很簡單——沒必要。大學讀數學、哲學;然後讀法律做律師,繼而做娛樂、補習等事業,和管理毫不相關。雖然母親做生意,但她也沒有怎麼需要管理,所以我也沒有怎麼涉獵過。但現在我的事業,導致管理成為了我的主業。今天想分享的,是如何面對不聽話的員工/下線。

我是前曼聯教練費格遜的粉絲,很喜歡他的強人手腕。他的「吹風機」訓話之道,是球迷多年來津津樂道的話題之一。鐵腕的意思,就是軍訓式的講究部下聽話,跟隨紀律。我發現,在我的團隊,行不通。很簡單,沒有人真的是如此上心地投入事業。愈投入,收入就愈多,但始終很多人認為不需要去到吹毛求疵的地步。

基本上,沒有一個招數可以適合所有的人。到最後,其實需要十分個人化的處理,當然,需要有一些底線以及基本理念不可以不跟。

我今天最主要想分享的,是昨晚發生的一件事。有個我的新人,在團隊會議後拉我到一邊,跟我説:「阿作,我還是未能肯定您的教學方式,覺得自己需要走自己的一套。另外,我有其他的想法,請你告訴我為什麼要跟你。」我基本上9秒9將她剔除。原因很簡單——她觸碰了我的底線——忠誠。

我不是在養狗,但對我來説,人最崇高的價值,是忠誠度。一個被我訓練了幾十小時的人,竟然能夠提出如此基本性的問題,這是無可救藥的。那一刻,我毫無情感,直接叫了她滾。

這種感覺很爽,因為我能夠堅持自己的信念。我從來沒有介意過我收的人的背景出身、學歷外貌。但我介意一個人是否是忠誠的老實人。這個人在面試的時候所講的,和她最終表現出來的,是兩個人。那麼,二話不説,不能合作。

你最介意的個人價值,又是什麼呢?

責任編輯: 林作